警察故事系列之《寻神记》第一百七十四章

更新日期:2018-06-12 00:21:20|责任编辑:火倦图文站|编辑:正青春蒙太奇|点击:5540次|所属栏目:明星
导读: 第一百七十四章 回到王城给监区领导请过假,胡青云又跑到传达室拿了自己的信,拆开看后,心里感觉很是沉重:刘良现在监狱服刑呢,听他的口气想见见自己。唉,他也真是可怜,在位时权倾一方,谁想约他吃饭都是个难事,先如今呢,竟然想起来自己了。不管怎么说,他对…

第一百七十四章

回到王城给监区领导请过假,胡青云又跑到传达室拿了自己的信,拆开看后,心里感觉很是沉重:刘良现在监狱服刑呢,听他的口气想见见自己。唉,他也真是可怜,在位时权倾一方,谁想约他吃饭都是个难事,先如今呢,竟然想起来自己了。不管怎么说,他对自己还算不赖,见就见见吧,人到难处了,咱就得去拉一把。明天到中州办事,有空就去探望他一下。

中州堵车,不是一天俩天的事了,以前没修四桥一路时堵,说是修好了就再也不堵车了。谁知道修好依然堵车,再说修好快速路就不堵车了,修好快速路还是堵车。所以现在你要说你在中州没堵车过,呵呵,是你太天真啊,还是感觉对方智商太低啊!所以你要想开车在中州办点事,跟踪个人什么的,必须得有“游龙戏凤”的车技。事情在电话里给贾浅说清楚之后,再见到贾浅时,就问他认识不认识车技过硬的哥们,贾浅就推荐了一个出租车司机过来。在加油站加过油出发时,胡青云特意和这位姓杨的师傅调换了一下座位:让他开,自己做到副驾驶位上。

这位杨师傅真是高手,从出加油站到上高速,无论是超车还是避车,无论是加速还是减速,他几乎不用刹车,完全靠变档和油门来控制。捷达车像一条鲶鱼在车流中穿越前行,显得格外的灵活。从王城到中州将近百十公里,耗油还不到一格。

“杨师傅,你太厉害啦!平时跑高速,一箱油能跑多少公里啊?”胡青云和贾浅几乎同时称赞道。

“将近七百吧,就靠这吃饭哩,嘿嘿。”杨师傅笑了。

“好,车就交给杨师傅了,贾浅,现在我交给你一件事,你马上给小红打电话,问问她,在政七街和丰产路一带,私人诊所有多少?马上把名字和位置编个信息发过来。”胡青云对贾浅说。

“青云,咱们直接插手不合适吧?不是还有派出所的同志吗?”贾浅有点犹豫。

“派出所的同志太忙了,这种小案子或许就立不上案。你也知道,现在各个单位都把破案率作为一项考核标准,没有把握破案的案件索性就不立案,或者是破案之后再补个立案手续。唉,都不好干!咱们就别等他们啦,咱们先下手吧,不过有一点咱们必须把握好,第一是必须保证我们自身的安全,第二是不能违法。发现凶手之后,直接扭送当地辖区派出所,或打110,交给巡警同志。除非他们正在作案,咱们是没权利给他们戴手铐的。”胡青云淡淡地一笑说。

小红的信息很快发过来了:以丰产路和政七街交叉口为核心,方圆2公里之内有7个私人诊所,3家黑门诊。还有一个市第五人民医院派出门诊部。距离这个交叉口最近的门诊叫“马艳丽诊所”。

胡青云把信息浏览一遍之后,问贾浅:“若是你打伤人之后,自己也受了伤,会去到正规门诊去看病吗?”

“哈哈,这问题问得,傻了吗?憨子也不会去啊。你真会逗乐!”杨师傅接了一句。

“对,所以这个门诊部直接排除,3家黑门诊估计也不会去,鼻子打塌了,他还敢去黑诊所?继续排除!除去其中的三家近视眼门诊部,只有四家诊所存在嫌疑,而这个马艳丽诊所就在其中,且距离这里最近。我们立即过去看看,看能不能找到线索?”胡青云说。

“人家能给咱说吗?”杨师傅有点不放心。

“这个问题交给我,我自有办法的。以前学的侦查学在这里可以用上了。”贾浅说。

“走!”胡青云说。

汽车很乖巧地停在一个狭小的胡同口,胡同尽头就是马艳丽诊所。贾浅拉开车门就下去了,胡青云不放心也跟了过去。马艳丽诊所看样生意还真不错,里面挤满了都市村庄的人,多是打点滴的,床位不够,就直接坐在椅子上打吧。几个护士,俩个医生忙得跟陀螺似的,一刻也停不下来。

“大夫,我哥们昨晚过来看鼻子的时候,少给五十块钱,有这事吧?”贾浅进门直接就问一个医生。

医生一愣,看看眼前的人,扶扶自己的眼镜,才问:“你哥们?啥时候来的呀?”

“大概就昨晚吧,鼻子被人打塌了,在这包扎过的。”贾浅很认真地说。

“小丽,你查一下接诊记录,看有这事吗?我没记得谁欠帐啊?”医生疑惑地说。

“好哩!等一下啊,哎,有这个记录,鼻梁骨折啦,不过没欠帐啊。只是做简单包扎,后来就走啦。说是今天上午去骨科医院呢,咱这做不了手术的。”护士认真地说。

“啊,没欠帐啊,啊,那就好,谢谢啊。”贾浅连声道谢后转身出来。

“你慌啥?就没问问名字?身份证号什么的?啊!”胡青云急忙截住他。

贾浅歉意地一笑转身又回去了:“哎呀,我还是看看吧,是不是我记错啦,他报的啥名字啊?”

“呵呵,还用报名字吗?谁不认识他啊,毛哥的名气多大啊。服装市场这片谁不认识他啊。”护士头也不抬地说。

胡青云在门外也听见了,他立即给以前的在派出所的同事——张岭青打电话,帮忙查一下毛哥到底是做什么的?张岭青的电话很快就回过来了:“毛哥,就是个混混,在服装市场一带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有吸毒史,属于二进宫的人。估计见面,你们还认识呢。”

“谢谢啊,我知道啦。”胡青云说完挂掉电话。

“此人叫毛哥,是个当地的混混、赖皮。他不在这里住,住在经三路上一个党政培训学校家属院的房子,我们现在去找他。估计以前我们打过照面,他在那个筒子楼的2楼顶头那间住,贾浅负责上去找人。发现之后给我手机振铃,我立即上去按住他。”胡青云说。

“好的,他有啥特征啊??”贾浅问。

“一脸络腮胡子!要不然咋叫毛哥啊!再说啦,现在估计也缠着纱布呢。”胡青云说。

“行!我一个人就能撩翻他!”贾浅说。

“不行!这小子还是有几下子的,我怕你吃亏!这次失手估计是他把小孩没当回事,若是他有准备,胡秷烨根本就到不了他跟前。他以前可是体工大队的拳击手!”胡青云说。

“那好吧,我先上去看看。”贾浅说着话,拉开车门就下去了。

不到五分钟贾浅就回来了。他兴奋地对胡青云说:“青云,我找到了,他在2楼楼梯口叼着烟卷打电话呢。”

胡青云推开车门就下来了。“我刚才刚走到楼前就听到楼上有打电话,似乎说是医药费的事。我仰脸一看,他脸上缠着纱布,从脑袋的上方,斜着缠到耳后,把整个右眼都裹住了。露出的脸上都是胡子。我立即确定这个人就是我们要找的毛哥。我怕按不住他,就赶紧过来喊你。”贾浅边走边说。

“对,咱得弄保险点。”胡青云说着话禁不住加快了脚步,因为他已经听到了毛哥那似曾相识的声音了。他们刚走到楼下,说话声突然停了。

“坏事,他要溜号啦,上去按住再说。”说着话,胡青云抓住楼梯扶手一下跃上了五级台阶,俩下就到楼梯转弯处了,贾浅也跟了上来。胡青云朝上一看:毛哥一脸惊恐之色,他把烟头一扔,四下一打量,抓住了楼栏杆。

“坏事,他要跳下去,贾浅你去拦住他。”胡青云的话还未落地,就听扑通一声,毛哥已经从2楼跳了下去,从地上就势一滚就站了起来,转过身冷冷地看他们一眼,转身朝门外跑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