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亿独角兽基金为谁而设?

2018-06-20 23:09:23来源:新浪证券综合

  南方周末 

  个人优先购买、1元起步、低廉的费率、几近100%的中签率……“普惠”政策越多,民众们越担心。监管部门、基金公司推出的独角兽基金究竟是不是赚钱利器?


2018年6月11-15日,独角兽基金向个人投资者发售。(东方IC/图)

  2018年6月11日,以新兴企业为目标的战略配售基金正式开售,中国散户们终于迎来了价值3000亿的独角兽“红利”。

  独角兽通常指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创业公司。无论是早年在美国上市的阿里巴巴,还是日前披露要在香港上市的小米,不少创新型企业由于难以满足A股上市的要求,纷纷选择了“远走他乡”。

  以BATJ(百度、阿里巴巴、、京东)为代表的中国互联网独角兽们在海外都获得了巨大成功,其估值和股价都在短时间内迅速上升。然而尽享境内人口红利的互联网企业,似乎并没有让境内投资者受益。市场不禁提出疑问:中国境内的投资者怎样才能享受到中国创新企业发展的红利?

  在此背景下,一种名为CDR(China Depository Receipts,中国存托凭证)的金融产品应运而生。具体来看,CDR是指境外上市公司将自己的上市股票托管在当地银行,并由中国境内存托银行发行、在境内A股市场上市的凭证。上述战略配售基金的主要投资标的正是多家独角兽企业发行的CDR。由于是以人民币交易结算,并且供境内投资者买卖,所以这是目前海外上市公司实现多地融资的主要手段。

  以小米为例,在宣布将于香港上市后,小米同时表示将在境内发行CDR,多位业内人士指出,这相当于同时A、H股两地上市,独角兽公司可以通过CDR绕开A股严格的发行审批制度,曲线回归。

  支持者认为CDR能为A股市场带来极大的经济效益,通过对独角兽这类优秀企业的引入,不仅能让普通投资人享受到科技创新所带来的投资收益,对于新经济类公司的融资和发展、境内经济结构转型也有帮助。长期来看,市场能够借此提升人们对价值投资的信心,改善A股始终缺乏优质成长公司的局面。

  然而这种与“打新”类似的新投资品种一经推出便受到市场质疑,CDR对标的独角兽究竟能否保持业绩的稳定增长,在如今美股连创新高、独角兽估值庞大的前提下,上述投资基金存在“高位接盘”的猜想。并且在法律层面,国内监管对于这类独角兽公司的管控仅限于证券法,而不能根据属地原则对其进行公司法范围内的约束,这也相当于卸下了上市公司监管两只手的一只。

  如何在发展新经济的同时做好投资保护以及市场完善工作,正成为整个行业思考的问题。

  3000亿的盛宴

  这类DR产品诞生于20世纪20年代的美国,一家名叫塞尔弗里奇的英国百货业公司为了能让身处美国的投资者更方便地投资该公司股票,设立了历史上第一个DR,并且将这种DR在美国证券市场上自由流通,投资者不仅可以在美国进行交易,而且还能进行配股和分红。这被称为ADR(American Depositary Receipt)。

  时至今日,许多中国企业都是通过ADR实现了美国上市,例如独角兽阿里巴巴。而早期港股市场上市企业,如南方航空中国石化中国石油等红筹股也是通过ADR实现了多地上市、多地融资。

  2001年,CDR在内地市场被陆续提及,主要是许多在香港上市的内资红筹股市盈率普遍低于内地证券市场,让一些在香港以及海外上市、低市盈率的内资公司艳羡不已。然而根据我国公司法,不在我国境内注册的企业不能在境内资本市场上市,因此这些红筹股公司便纷纷抓住CDR的机会回国,比如中国移动。

  2018年3月30日,办公厅转发证监会《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的若干意见》,标志着已在境外上市的“独角兽”境内上市工作正式开启。

  6月6日深夜,证监会连发9文,公布了CDR相关细则以及市场关注的试点企业标准内容,具体包括:已在境外上市且市值不低于2000亿元人民币的红筹企业。尚未在境外上市,最近一年主业收入不低于30亿元人民币且估值不低于200亿元人民币。或收入快速增长,拥有自主研发、国际领先的技术,同行业竞争中处于相对优势地位的红筹企业和境内企业。

  仅几日后,证监会通过6只CDR独角兽基金的发行审批,标志着巨型独角兽正式登陆A股市场。

  根据首批战略配售基金招募说明书显示,这类独角兽基金全称为“3年封闭运作战略配售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每只基金发行上限为500亿元,下限为50亿元。华夏基金、嘉实基金、易方达基金、南方基金、招商基金、汇添富基金为证监会指定销售上述产品的6家公司。如果顶格计算,6只基金的总发行最高将达到3000亿元。

  500亿上限规模的公募基金在业内实属罕见,基金也并未对投资人设置过多门槛,个人认购门槛1元起步,但单一个人投资者认购规模合计不得超过50万元。由于是封闭式基金,封闭期间投资者不能赎回基金份额,不过在6个月后,基金份额可上市交易,但面临折价风险。

  据公开资料显示,这6只基金的认购费率为0.6%,特定机构投资者认购费率为每笔1000元,管理费率为0.1%,可谓是“业界良心”。

  根据公告,这6只基金第一阶段向个人投资者发售,发行日期为6月11日至6月15日,若首轮面向个人投资者未募集满500亿,则转入第二阶段募集,向特定机构投资者发售,发行日期为6月19日。

  然而,最受市场瞩目的、关于CDR发行企业的信息却依然模棱两可。此前,市场曾有消息称第一批6家CDR名单已确定,不过目前仅有小米、百度两家确认申请发行CDR。根据2017年3月科技部火炬中心、长城战略研究院、中关村管委会发布的《2017年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国内能称得上独角兽的企业共有164家,而能满足“估值200亿以上”条件的企业不超过30家。

  ▲市场曾有消息称,第一批6家CDR名单已确定,不过目前仅百度、小米两家确认申请发行CDR。(东方IC/图)

  估值与定价之困

  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坦言,如此低廉的费率,加上几近100%的中签率,这类基金更像是一种“被动打新”基金,而监管在其中扮演了CDR“供销社”的角色,组织销路,组织供货。

  但是监管全程保驾护航并不能打消市场的忧虑。

  小米宣布IPO那天,深圳君亮资产管理公司创始人吴君亮和他的团队立刻着手对小米的研究。吴君亮发现,如果小米按照目前的计划同时在香港上市并且在内地发行CDR,等于变相同时发行了H股和A股。

  “通过CDR,小米相当于以一种迂回的方式进行A股发行。以今天小米自身的条件来看,要上A股会有很多困难,比如持续盈利能力、净资产的要求、对优先股东的处理方式等。如果按A股相对理性的23倍市盈率来定价,那么它的市值会低于小米E轮和F轮的估值。”吴君亮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小米招股书显示,公司近年来的净利润分别为-76.27亿元(2015年)、4.92亿元(2016年)、-438.89亿元(2017年)和-70.27亿元(最新季度)。截至2018年一季度,小米累计巨亏1352亿元。千亿亏损显然并不符合A股上市企业要求。

  小米为何要参与CDR?公司在公开文件中解释称,这主要涉及上市对赌协议中的优先股赎回条款。若公司未能在限定时间内实现合格上市,则可能面临优先股赎回,给公司的经营和财务造成较大风险。从而,有可能使得持有公司CDR的中国投资者间接承担部分优先股赎回义务,损害其投资权益。

  公司称,为避免前述极端情况的出现,公司在筹备中国境内发行CDR的同时,同步筹备于中国香港上市。在确定满足“合格上市”的前提下,公司将实现境内CDR同步发行;在此情况下,公司上市后优先股即可转化为普通股,从而消除优先股赎回风险,消除对境内CDR投资者影响。

  这正是吴君亮担心的地方,A股上市企业通常会有23倍市盈率的发行指导价,而根据投行摩根士丹利研报对小米700亿

责任编辑:CJ10
中国海南财经网官方微信